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四十七章 海獸之女(第一更)

作者:我也很絕望字數:2609更新時間:2018-02-08 23:58:39
    兩人在追殺與逃亡中,已經建立起了深刻的仇恨,瞧這模樣,不殺出一個結果,這場副本都沒辦法安心玩下去。

    不過就在兩人話音落下的時候,前方水面忽然距離翻騰,猶如沸水般冒出大量的氣泡。

    這一幕,讓即將動手的兩人齊齊一愣,也讓后方追擊的幽靈船船隊,暫緩了速度。

    “前面什么情況?!”

    “難道又是什么幽冥海域特有的異常現象?”

    嘭!

    在三方的注視下,氣泡海面忽然猛地炸開。

    數以千計的崩壞海獸,齊齊鉆出海面,濺起的浪花,在陽光的照射下,形成一道道美麗的彩虹!

    海獸們浮出水面后,并沒有急著行動,而是恭敬地等候在原地。鶯雄作品目錄

    在彩虹的襯托之下,在海獸群們的恭迎中,一頭巨大的獨眼海獸,帶著一身傷疤,伴隨著銀鈴般的笑聲,猛地鉆出海面,躍至半空十余米的高度,將周圍的一切,將眾人愣神呆滯的表情,盡收眼底。

    與此同時,獨眼海獸背部的幼女,頓時笑容收斂,神情漸凝。

    “怎么會有這么多船只在這里?小藍,你選的路線有問題……等等!那是血色寒鴉的海盜旗標志!哈哈,沒想到運氣這么好,真的讓你給找到了!”

    原本擔憂凝重的表情,一下子綻放出光彩。

    嗷嗚!

    幼女下面的海獸發出略微委屈的喊聲,噴出水柱。

    似是為剛才的冤枉表示小小不滿,同時還帶著一絲邀功的語氣。重生軍嫂追夫記無彈窗

    “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是我錯怪你了,不要鬧了。”

    那種純粹不做作的姿態,以及悠然自得地與海獸互動的姿態,與此刻危機四伏的局面,格格不入。

    島嶼戰艦面露遲疑,速度降低,準備靜觀其變。

    四個方向,都被堵住,他也很無奈啊。

    而且聽那名幼女的意思,海獸群似乎是沖著血色寒鴉來的,他自然不需要參合這一腳。

    后方的血色寒鴉也是滿頭霧水。

    他在副本里這一路發展過來,好像還從來沒有得罪過崩壞海域的人,為什么會莫名其妙的被海獸之女給盯上?

    沒錯,血色寒鴉已經認出了對方的身份。網游之機械時代無彈窗

    比起歐文,血色寒鴉在消息收集這方面,要強的太多。

    至于最后面的幽靈船隊已經完全停下下來,似乎準備漁翁得利。

    三方都在等著海獸之女的動作,而后者也不負眾望。

    “這是我和血色寒鴉的私事,無關人士全都退離這里,免得被誤傷!”

    用稚嫩且認真的聲音,高聲大喊。

    還帶清場的?

    在三方愣神之際,海獸之女命令千余海獸,前仆后繼,如潮涌般朝血色寒鴉沖了過去。

    密密麻麻地海獸在海面忽隱忽現,形成一片巨大的陰影,聲勢驚人。

    歐文緊張兮兮地等在原地,心臟撲通撲通直跳,生怕這只是海獸之女的計謀,其真正的目的是自己這艘戰艦。春閨寒香無彈窗

    畢竟能夠盯上高調行事的血色寒鴉,是玩家的可能性很大。

    一名玩家的外表,是沒有標準,也沒有意義的。

    上至八十老太,下至三歲幼兒,只要是玩家,都具備致命的威脅。

    不過等到海獸群真的越過自己的戰艦,單純地忽略自己這邊,朝血色寒鴉涌動而去,歐文頓時大大的松了口氣。

    看來那女的,真的和血色寒鴉有私仇。

    眼珠子一轉,歐文有了點小心思,但在看到更遠處的幽靈船后,不由咬了咬牙,選擇了朝遠處加速離開。

    “現在還不行……現在的我,根本沒資格參與這種人頭掠奪戰。除非能夠招募點人手,讓島嶼戰艦真正的實力發揮出來,才有一戰之力。”衛嬌無彈窗

    除了本身的戰力外,歐文最期待的還是輪回的效果。

    如果有其他玩家死在輪回之中,那么人頭其實也是算在他的身上的,因此從某種角度的而言,只要茍得越久,他能得到的獎勵就越多。

    可惜輪回開啟的晚了,副本里剩余的玩家數量太少。如果能夠早點開啟,估計能賺到一大波的人頭。

    輪回是先起異象,覆滅海域,最后才神靈之柱進行收縮。

    因此那些一直龜縮本身海域的玩家,是有很大幾率被輪回擊殺的。

    當然,這就有拼運氣,歐文除了等副本通告,也沒別的辦法得知消息。

    背對海獸群和戰場,島嶼戰艦頭也不回,急速離去,很快就消失在地平線之外。折翼的星使作品目錄

    等到島嶼戰艦離開,血色寒鴉已經被海獸群包圍。

    陰沉著臉,血色寒鴉冷冷地注視那名幼女。

    “海獸之女,我跟你根本不認識,你為什么要這樣對付我?”

    他此刻的狀態,非常之差,身子虛弱消瘦的厲害。

    先前和島嶼戰艦比拼的時候,已經耗盡了力氣。

    現在前有海獸之女圍剿,后又幽靈船隊虎視眈眈。

    可以說,此刻的他,正在面臨進入副本里以來最危險的局面。

    “為什么針對你?”

    海獸之女緊盯前方之人,眼神逐漸冰冷。

    “第一,你濫殺無辜,摧毀島嶼,手段惡毒,我看不下去!

    第二,你一定是一名玩家。

    第三,你殺了這么多人,我的隊友死在你手里的概率極大。

    東門醉,你說,我為什么要針對你?”

    話音落下,不僅是血色寒鴉愣住了,連遠處圍觀的幽靈船隊兩人組,都齊齊愣了一下。

    ……啥?

    東門醉?血色寒鴉是東門醉?

    臥槽!莫不是大水沖而來龍王廟……啊,也不對,玩家數量已經在十人以下,如果血色寒鴉真的是東門醉大神,那也是屬于可以開戰的范圍。

    不過……梅花暗號標志呢?

    冥商與羽刺對視一眼,拿著望遠鏡看了老半天,愣是沒看到進入副本前約定好暗號圖案。

    “是東門醉大神本人嗎?”

    “……不像,既然約定好了暗號,東門醉沒理由藏著掖著,一定露出醒目的標志,別忘了,他之所進行這場副本,就是為了和我們大戰一場。”

    冥商分析的很有道理,羽刺不由微微點頭表示肯定。

    原本升起的疑慮,也隨之消散。

    唯一還好奇的是,海獸之女為什么會認定血色寒鴉就是東門醉,難道全靠猜嗎?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