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三十六章 車禍(第二更)

作者:我也很絕望字數:2682更新時間:2017-08-10 18:08:52
    以萌新玩家,釣出普通玩家,最后兩者通吃。

    這是游戲初期,老油條很常用的手段。

    可惜依舊有無數中招的萌新和普通玩家。

    因為論壇上的攻略套路,各式各樣的坑人方式,各式流派,數不勝數。

    光是瀏覽查看,就足夠讓人眼花繚亂。

    就更別提,還需要將這些攻略落實到游戲里,親自去驗證和使用,并且提前察覺,有意識地進行防范。

    這對新人來說,難度系數實在太高了。

    沒有足夠的游戲經驗,攻略只是攻略。

    沒有實際的體會,也理解不了攻略上的那些套路。

    沒有被深深地坑過,新人根本難以提前做出防范。我的美女師姐最新章節

    只有將攻略吃透,落實到游戲里面。

    這些玩家才會真正開始成長,將套路轉化為個人實力,學以致用。

    然而因為游戲里流派套路百家爭鳴,層出不窮。

    所以剛好防范到方義現在的套路,幾乎不可能。

    鐵打的新區,流水的萌新。

    方義的套路雖舊,卻非常有效。

    在游戲初期,越簡單的套路,越能產生作用。

    等到等級上去,段位賽開放,玩家水準上去,才會逐漸出現復雜的套路,游戲的水才會變得深起來。

    血腥流表層套路很簡單,所以引誘了萌新玩家。

    普通玩家懂得血腥流套路皮毛,所以瞄準萌新玩家。伊人何求

    方義看的透這層關系,看得明白套路之間的聯系,所以站在這條食物鏈的頂端。

    吃完午飯,方義起身離開。

    接下里,他出沒于這條街道的各大商店之中。

    只是逛得多,買的少。

    讓自己能比較高頻率的出現在街道里,借機查看板寸男和詩聽山的情況。

    并暗暗記下每個進入山詩聽山的人,心中進行篩選和判斷,衡量與思索。

    由于新聞報道的原因,所以這條街的人流量比平時要大很多。

    再加上方義手上拎著的袋子,還印有街道商店的商標,很容易被當成普通的消費者,因此并不顯眼。

    大約兩小時后,方義漸漸鎖定了三個目標。明賊

    一名女記者,一名偵探,以及一名快遞員。

    前兩個人,都或明或暗向店主們打探過關于千萬富翁惡性案件的情報。

    雖說可能是因為職業的原因,但還是被方義給打上了疑是玩家的標簽。

    特別是那名偵探,表現有些業余,大大咧咧就表明了身份,讓店長們配合調查。

    按理說,方義的注意力,應該放在這兩個人身上才對。

    但實際上,方義鎖定的目標,反而是最后那名快遞員。

    因為快遞員與萌新板寸男發生了接觸。

    哪怕這個接觸,多么像是一個意外,也足以引起方義的重視。

    事情發生的挺簡單。

    最初的時候,快遞員其實并沒有列入方義的懷疑名單。參見學神大人

    因為快遞員表現的中規中矩,騎著三輪車,大熱天派送快件,從這條街區,一直派送到詩聽山。

    哪怕上山的時候,也表現的像是沒有發現暗中觀察的板寸男。

    唯一的問題在于,快遞員在山上派送的時間,耽擱的太久了。

    半小時搞定街區的快件,卻在詩聽山耗去一小時多的時間。

    據方義了解,山上是土豪住的,住戶其實不多,沒理由需要派送這么久。

    心中起疑之下,方義才對快遞員上了心。

    如果只是這樣,方義最多只是有點懷疑而已,遠遠沒有到直接鎖定目標的程度。

    可等到快遞員下山,等那輛速度明顯超標,伴隨著滋滋剎車聲,卻怎么也停不下來的三輪車出現在視野范圍里的時候。神明之后無彈窗

    方義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因為三輪車沖向的目標,赫然就是完全嚇傻了的板寸男。

    直到三輪車已經沖到眼前,板寸男才猛地回神,朝旁邊撲倒閃躲。

    只可惜他依舊晚了一步,被三輪車直接輾過了右腳。

    “啊!!”

    慘叫聲應聲響起,擴散出去。

    而三輪車也總算是渡過了下坡路,進入下方的平坦道路,剎車開始發揮該有的作用。

    可即使如此,三輪車依舊開出老長一段距離,直到進入街道入口,出現在方義前方百米外,才終于停下。

    三輪車一停下來,快遞員就立刻慌亂地抬頭看向周圍的人。古武狂刀作品目錄

    他的額頭布滿冷汗,全身大汗淋漓,仿佛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不等眾人做出反應,快遞員直接跳下車,下意識的就準備逃跑。

    只可惜,他才剛跑出兩步,人群就響起了‘咔擦’的拍照聲響。

    快遞員頓時動作一停,僵硬地回過頭去。

    人群中,那名女記者,正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中的照相機,以及工作證。

    記者?!

    快遞員頓時臉色一變。

    “別,別拍照!別報道!我是好人,一切都是意外!我這就回去救人!那家伙只是腳被壓到了,我馬上就送他去醫院治療,我們會協商好賠償,事情會私了解決的!”

    原本準備逃跑的快遞員,立刻掉了個頭,回到了車上,有些害怕地看了眼女記者,乖乖地朝板寸男開去。

    眾人紛紛搖頭。

    由于詩聽山,正對著這條街區。

    所以先前的一幕,其實被不少人看到了。

    “呸!這什么快遞員!剛剛明明想逃跑!”

    “沒良心的,撞了人就跑。”

    雖然知情者,都知道這是個意外,也明白大熱天派送快遞,非常辛苦,出現差錯也能理解。

    但撞人后就逃跑的舉動,就太過分了吧。

    在快遞員的對比之下,女記者的行為,簡直要給贊。

    大家頓時對女記者贊不絕口,連連稱贊。

    另一些人則開始朝事發地點走去,想要湊個熱鬧,當吃瓜群眾。

    至于那名偵探,赫然也混在這批吃瓜群眾里面。

    女記者看了眼吃瓜群眾,也帶著人過去,準備監督快遞員的救治行為。

    方義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眼眸深處閃過思索。

    “原來是這么一個套路,看來釣出來的魚,有點游戲經驗啊……”

    壓下思緒,方義混在女記者這一波人群里面,默默隱藏好自身。

    隨著距離接近,方義最先觀察到遠處的情況。

    在那里,快遞員已經越來越接近躺在地上的板寸男。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