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兩百七十六章 雙刀流?(第一更)

作者:我也很絕望字數:2859更新時間:2017-10-10 12:24:16
    到了大師兄這種實力,距離二流高手,只剩半步之遙。

    明面上的暗器攻擊,基本都可以做到閃避和格擋。

    唯有狙擊槍這種大殺器,讓大師兄很是忌憚。

    可惜方義沒有射擊類的技能,所以在射空了兩個狙擊槍彈夾后,也只是讓大師兄身上多了四個大大的血洞,讓對方傷勢變得更加嚴重而已,并不算致命。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方義停下了腳步。

    停留的而為之,赫然就是無巔峰的入口。

    “東門醉,你總算不跑了!”

    大師兄氣息絮亂,呼吸粗重,傷勢已經影響到了他的身體狀況。

    可以說,這種情況下,還要硬追,這絕對鐵頭娃的表現。
這可能是只假熊無彈窗
    “大師兄,在你眼里,我該不會就是一臺移動的ATM吧?”

    方義平息了下呼吸,看著大師兄,冷冷地道。

    “不然呢?憑我的實力,你拿什么和我斗?”

    “那你有沒有聽說‘反殺’這兩字?”

    “沒有!我只聽說過人生三大錯覺!”

    乖乖,大師兄嘴巴不饒人啊。

    錚!

    方義抽出黑鐵重劍。

    “大師兄,希望你的實力和嘴巴一樣厲害。”

    “只要你不跑,老子打爆你!”

    錚!

    大師兄深吸一口氣,猛地吞下幾口丹藥,然后才抽出佩劍。超神陰陽師作品目錄

    隨著丹藥服下,方義發現大師兄身上的傷勢正在逐漸恢復,傷口紛紛止血,凝結成疤。

    臉色一變,方義運轉蓮花歩,直接沖了上去。

    若是讓大師兄的傷勢完全恢復,他的勝算將會變得非常之低。

    必須趁著現在,藥效還沒完全發揮作用的時候,建立決定性優勢。

    面對方義的進攻,大師兄冷冷一笑,絲毫不慌。

    舞了個劍花,嚴正以待。

    他服下的三種丹藥,分別是恢復內傷,外傷。

    以及一種在【游戲廣場】收購過來,恢復體力的特殊藥物。

    之前兩人一前一后的追逐了不少時間。

    看似是方義在占據主動。星際辦事員最新章節

    實則兩人消耗的體力是一樣的。

    雖然大師兄傷勢嚴重,但卻有藥物治療,并且還能補充體能。

    反觀方義,體力消耗極多,卻沒能得到補充。

    這樣一對比,方義占據的優勢并不大。

    再加上隨著時間推移,藥效會逐漸發揮作用。

    到時候,大師兄的實力反而會越來越強,越戰越勇!

    看似魯莽的行為,實則一切都大師兄的算計之中。

    他唯一算漏的,只有一點。

    那就是方義的實力!

    “螺旋一式——通天劍!”

    轟!

    身隨劍走,劍帶人沖。北荒之地最新章節

    兩者結合,威力驚人。

    饒是大師兄已經舉劍格擋,這一擊依舊將他擊退數米,右手微微顫抖。

    好強的威力!

    微微甩手,去除手臂的麻痹感,大師兄迎面而上。

    出手就是一擊橫劈。

    流光劍法!

    劍身附著內力,氣流蕩漾,速度極快,幾乎一閃而過。

    然而讓大師兄吃驚的是,在他出招的瞬間,方義已經先一步做出反應。

    仿佛預知了劍招一般,身下往下一蹲,早早地避開了這一擊。

    隨即腳下一蹬,猛地貼身而來。

    劍這種兵器,并不適合零距離的貼身作戰。自在的美利堅田園生活

    諸多劍法中,也只有少見的幾種,適合貼身使用。

    可惜,流光劍法,并不在其中。

    所以,大師兄只有退。

    腳下一蹬,他試圖與方義拉開一些距離。

    卻見方義如牛皮糖一般,緊緊跟在身邊。

    論輕功,兩者水平接近,一退一進間,竟拉不開多少距離。

    心中咯噔一聲,大師兄猛地一地停步,以略微變扭的姿勢,提劍朝方義斬去。

    只見方義手中突然多出一把白劍,朝地下一點,借力向上翻滾,越過大師兄的頭頂,落在了大師兄的背后。

    雙刀流?!

    啊呸!雙劍流?!最強單細胞

    就在大師兄驚訝之際,方義已經在半空中回身一砍。

    背后寒芒刺骨,風聲呼嘯。

    大師兄連忙回身格擋,只見一團陰影已經對著脖子迎面而來!

    “骨質增生!”

    眼看已經來不及格擋,大師兄大吼一聲,施展個人技能。

    同時將劍招一變,從格擋變為進攻。

    呲呲呲!

    話音落下,大師兄肩膀位置,猛地鉆出數根粗壯的骨頭。

    這些骨頭仿佛被人指揮著一般,緊緊包裹著大師兄的脖子。

    當!!

    骨頭剛剛包裹完畢,黑鐵重劍就重重斬擊在了這些白骨上,立刻將骨頭砍碎了不少。踏盡諸天萬界最新章節

    但卻沒能完全砍進去,只在大師兄脖頸的表皮部分留在一道淺淺的傷痕,溢出些許鮮血。

    沒辦法,這一劍,方義是在半空斬出,威力有限,能有如此效果,已是極限。

    現在力道已盡,無處借力,只能收手。

    更重要的是,大師兄的攻勢,已經來臨。

    若繼續進攻,就是同歸于盡。

    無奈收招,方義用雪花劍在地面再次一點。

    劍身微微彎曲,方義借力意圖拉開距離,避開攻擊。

    沒想到大師兄突然冷笑一聲,劍招一變。

    毒蛇劍法!

    身為門派大師兄,他所會的武功,可不僅僅只是一種。

    劍招一變,大師兄的長劍如毒蛇般如影隨形!

    方義在半空之中,無法變向。

    同時雙手各持一把兵器,根本來不及收劍格擋。

    無奈之下,方義舍棄雪花劍,將左手快速收回,擋在胸前。

    “用手掌擋我鋒利值五點的流螢劍,你怕是失了智!”

    內力全開,大師兄的流螢劍如毒蛇出擊一般,迅若閃電。

    此招若是命中,必定能夠貫穿手掌,刺入方義胸膛!

    而方義還處于半空之中,避無可避。

    黑鐵重劍來不及收回,擋無可擋。

    這招,必中!

    大師兄眼中閃爍精芒,笑容逐漸綻放。

    明明如此危機的時刻,方義卻絲毫沒有慌張。

    沉穩如山,仿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用手掌檔長劍?

    方義又不是腦殘,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

    哪怕學過鐵砂掌的人,估計也不敢做直接用雙手,去擋一把鋒利值如此之高的長劍。

    更別提方義這種連掌法和硬功都沒學過的人。

    實際上,在這千鈞一發之刻,方義只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花費精神和時間,用意念接通物品空間,將里面的煙霧彈,直接召喚到左手之中。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