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十九章:醉得開心

作者:實在閑得疼字數:2529更新時間:2017-07-14 20:59:40
籃彩兒見到黃勝立刻款款上前施禮,眉目含情面帶春色,黃勝很禮貌也很客氣,他可不會認為初次見面這位去年的花魁會看上自己,這些女人都是從小接受過培訓,對于如何勾引男人應該是習慣成自然了。

    聊了幾句閑話,黃勝遞眼色,荷香馬上就把銀票拿出來交給籃彩兒身邊的恃俾,那個恃俾如何肯要,荷香無可奈何。

    這時酒席擺好,當家的鴇兒藍媚娘親自陪客,讓她家的紅牌都來敬酒獻藝,黃勝知道人家如此熱情帶著目的呢,可也無法拔腿就走,只能隨遇而安。

    頂級交際花下了決心想讓你賓至如歸,肯定會使你樂不思蜀,黃勝還能夠應付這些刻意的熱情,荷香就不成了,被籃彩兒幾個紅牌特殊照顧了,最后還被熱情的姐兒們帶去看什么奇巧。

    黃勝心知肚明,人家是公關高手,她們看出來自己不好對付,討好白牡丹、白芙蓉兩個又應該沒什么效果,而且她們倆是同道中人,根本就是內行,不需要如此也能夠得到體諒。所以幾個伶牙俐齒的交際花刻意逢迎老實姑娘荷香。無淵大地作品目錄

    藍媚娘是個人物,比白賽雪強幾分,她只談風花雪月只和白牡丹兩個嘆息這一行當的殘酷性,祝福她們遇上了好家主,終于下半輩子有靠了。

    哀嘆自己雖然現在風光無限,可是實在不知以后命運如何。

    白牡丹她們明明知道藍媚娘是盡撿好聽的說,可還是忍不住心花怒放,不知不覺就被人家多勸了幾杯酒。黃勝感覺不太好,看來今天有可能被她們灌醉,已經開始后悔讓英國公家四個馬車夫把馬車送去小公爺那里了。

    荷香回來了,她可沒有什么社交經驗,連拒絕都不會,不但沒有能夠把籃彩兒的銀票退回,還被她送了許多珠寶首飾,這些東西看上去就價值不菲。

    荷香知道自己闖禍了,可憐巴巴看著公子,黃勝真的愛上這個姑娘了,哪里肯在人前讓她難堪,不但不說她,還夸獎她帶上那些首飾好看,自己喜歡。情系豪門:總裁追妻計劃無彈窗

    俏佳人當然知道公子用心良苦,眼睛又蒙上了水霧,她最近是喜上眉梢,伺候了她幾年的兩個妹妹又來到自己身邊,公子對她憐愛有加已經允諾納她為妾,美人心情舒暢酒到杯干。

    在九重天幾個紅牌的熱情相勸下,荷香醉了,醉得好開心,她開始說酒話,說自己不要做處子要做公子真正的女人,要給公子生兒子……。

    幾個‘九重天’的紅牌聽了荷香的酒后真言都大感意外,她們實在想象不出,如此恩愛的如同神仙眷侶般的一對人兒,為何如今還沒有行夫妻之事。

    病西施久在歡場,男人的嘴臉見得太多了,對這位奇怪的大才子更加好奇,只是看著他溫柔呵護自己女人的樣子總是感到有些酸又有些小小的妒忌。神級演技派無彈窗

    黃勝見醉酒后美人嬌憨的樣子有些哭笑不得,只好把她抱在懷里哄,后來美人就依偎在黃勝身上睡著了,睡夢中還帶著笑意。

    白牡丹,白芙蓉和藍媚娘是故人重逢,三人聊得開心喝得多,都醉倒了,被幾個丫鬟抬到藍媚娘房間大被同眠去了。

    黃勝知道完蛋了,己方已經三人被人家拿下,再拿下自己肯定小菜一碟。

    他果斷決定投降,對還撐著來勸酒的籃彩兒道:“彩兒姑娘,謝謝你給了我家荷香許多好東西,我也沒什么拿的出手的饋贈與你,有一支小調很適合你來演唱,我明天給你送來如何?”

    籃彩兒明顯也喝多了迷離著醉眼到:“公子,您這就給奴奴曲子了?就如此容易?”

    黃勝打趣道:“要不讓我再來幾杯也喝醉了權當剛才說的是酒話如何?”說著端起酒杯作勢要喝。苗疆道事無彈窗

    籃彩兒急了,合身撲上劈手奪了酒杯,卻差一點把黃勝給撞倒了,她自己也失去平衡跌進了黃勝懷里,兩個美人在懷如何不亂?

    病西施此時軟軟的靠在他身上吐氣如蘭,說不出嬌媚,饒是黃勝閱女無數也覺得魂不守舍,他趕緊定了定神,抱起自己的女人荷香站了起來。

    他知道這些逢場作戲的女子可能是鏡花水月,而自己懷中之人才是值得愛憐。

    藍彩兒看見黃勝準備出去連忙喚住他道:“公子請留步,您就這樣回去恐怕荷香姑娘會著了涼呢,不如就讓她在奴奴閨閣將就一宿如何?”

    黃勝也覺得荷香睡得很沉,不愿意驚擾她的好夢,就讓九重天的龜奴去家里報信,自己隨著藍彩兒來到了她的香閣。巫女傳奇最新章節

    幾個侍婢端著熱水來伺候荷香,黃勝怕她們不盡心不讓,親自動手替荷香洗了臉,泡了腳。

    在旁邊楞柯柯看著黃勝把自己美人芊芊玉足溫柔搓洗的病西施一時間癡了,她實在想象不出世間還有如此體貼入微的才子。

    黃勝把心愛的女人抱到床上蓋好了被子,自己也累了,摟著愛妾斜倚在香噴噴的靠墊上昏昏沉沉睡著了。

    早上醒來發現荷香已經穿戴整齊正倚在床邊傻傻的看自己,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呀?”

    “公子,藍彩兒大家把昨天的事都告訴奴家了,公子,您不該如此對奴家,奴家當不起呀!”美人哭了,哭得我見猶憐。

    黃勝摟著她在耳邊道:“傻丫頭,你昨天不是不能自理么,公子偶爾伺候你一回有什么當不當得起。”

    “公子,奴家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昨天奴家讓公子丟臉了。”

    “沒關系,人嘛!偶爾放飛一下自己蠻好的,哪有什么丟不丟臉,我喜歡你這樣的真性情。”

    “公子,您不能如此寵愛奴家……。”話被堵住了,美人只覺得目眩神迷,貪婪的吮吸著公子溫熱的雙唇。

    忽然一聲嬌笑,兩人趕緊分開了,只見藍彩兒似笑非笑站在一旁。

    黃勝干咳幾聲道:“藍大家,昨天只顧喝酒了,你還沒有帶著我看看你家院子,我給你量身定制的曲子,還要有舞臺和班底的配合才會有效果呢。”

    藍彩兒道:“不忙這一時,奴奴今天親手做了幾樣小菜,熬了羹請公子將就些用了早飯。”

    來到隔壁,這里可能是這個花魁專用的一個精致房間,幾個侍婢已經恭候多時了。

    沒有看見白牡丹和白芙蓉,黃勝問道:“就是我們三個嗎?”

    藍彩兒當然知道黃勝的意思笑道:“媽媽陪著兩位大家上街去了,公子對她們真的視如親人呢!”

    她親自給黃勝兩人布菜添羹,隨意聊些風月,三人一頓早飯倒是舒爽暢快。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