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六十四章: 春風得意

作者:實在閑得疼字數:2564更新時間:2017-07-14 20:59:40
    喜訊傳來,楚兒、藍彩兒、荷香已及家里的女人都懵了。

    老爺根本不愛讀圣賢書,自己讀給老爺聽時他卻在胡天胡帝,他怎么會狀元及第焉?不管他,去瞧老爺打馬游街去。

    崇文門外大街人山人海,戰戰兢兢騎在馬上的黃勝對劉國正道:“你小子,小心點,要是馬兒不聽話讓本狀元公摔了,回家把你屁股打得一個月都騎不了馬!”

    劉國正得意洋洋牽著馬傻樂呢,不以為然道:“狀元公,您可是文曲星下凡,這只不過是一匹閹馬,根本沒脾氣,哪里敢摔了狀元公。”

    黃勝看著這匹白馬確實溫馴放心了,開始騷包,微笑著向歡呼的人群抱拳示意,忽然間遠遠尾隨的四百少年大聲背誦狀元公的華章:

    “……鷹隼試翼,風塵吸張。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將婦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超地球進化無彈窗

    天生好言語,連不識字的文盲都聽得如癡如醉,士子、舉子都跟著背誦這一篇“少年大明”,此時此刻只要是大明的讀書人幾乎人人都會背誦,無他,因為這篇文章又上了朝廷邸報。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正是黃勝此時的真實寫照。忽然美人一聲嬌喚真的有了“畫櫞雕鞍狹路逢,一聲腸斷繡簾中。”的意境。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那是肯定的,根本不需要“金作屋,玉為籠,車如流水馬如龍。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幾萬重。”

    因為呼喚黃勝的是楚兒小蘿莉,黃勝的幾個美人都在轎車上瞧著自己的男人打馬游街呢。

    騷包的黃勝不騎馬了,上了轎車,讓劉國正、張十七轉換成敞篷模式,牽著楚兒、擁著荷香、藍彩兒繼續人生得意須盡歡……。超級重工最新章節

    一時間圍觀者叫好不絕,車上美人嬌羞無限又容光煥發,此時看著自己的情郎如癡如醉。

    黃大人中了狀元,給京師老百姓一家發了二斤喜糖,反正這一次在南洋買了幾萬石,讓老百姓甜甜口何樂不為?

    本來就對黃家大有好感的京師百姓對黃勝更加認可,他們都期待狀元公能夠得到朝廷重用獲得高官厚祿。

    家主得中狀元的消息傳到黃家灣島,黃明理、黃明道以下武官都傻眼了,人人都不可置信,家主也太牛了,他難道是文曲星、文曲星雙星下了凡塵?

    趙蕊得知喜訊,拉著顧鈴兒又笑又跳,快樂的如同小姑娘,她替老爺做了一回主,打賞黃家體系所有軍民一個月的餉銀,人人有份。
籃壇少帥無彈窗
    家主本來就是黃家人民敬仰的存在,這一次高中狀元讓他們更加高山仰止,封建社會,個人魅力的展現會獲得許多盲從,黃勝名利雙收也!

    以后只要黃勝帶兵出征,麾下出現逃兵的可能性幾乎不會發生,因為被神化家主是他們的精神支柱,這比給他們幾張刀槍不入的符紙起到的迷信效果好多了。

    狀元公又是正四品高官,朝廷實在不好安置,一般情況下,中了狀元只不過得個從六品成為翰林院史官修撰就頂天了,如今這位大爺的品級都高過了大學士,明朝的文淵閣大學士可不是什么大官正五品而已。

    但是大明有一個潛規則,不入翰林院當值難以入閣,在高第、王之臣和張維賢的力爭下,黃勝大人正四品右僉都御史級別又加上了正五品翰林院大學士,這當然是個有名無實的職位。大明懟王無彈窗

    要造成去翰林院當差的事實,以后的好處不言而喻。

    黃勝每天下午去翰林院逛逛,然后呼朋喚友約翰林院的那些飽學鴻儒出來喝酒跳舞,今天去藍媚娘的‘九重天’,明天去白賽雪的‘怡春院’。

    自從黃勝這個最大不管具體事務領導的到來,死氣沉沉的翰林院變得生龍活虎,這些文人晚上喝一點酒、酸一把文采、跳幾曲舞立刻感覺精力充沛,工作效率提高了不少。

    翰林院是個清水衙門,無權無勢相當于后世的文史機關,這里的官員一個個都在苦挨,如果家里不倒貼銀子,他們都難以生活,怎么可能花天酒地。

    這些混日頭無權無勢的官員還經常得到黃勝的饋贈,人人都希望黃大人從此以后就在翰林院領導他們才好呢。荒玄帝尊無彈窗

    可惜大家高興了只不過一個月而已,左簽都御史關前道外加翰林院大學士黃勝大人完成了“去關內,考舉人、中進士、做大官,以后練就強兵殺建奴報國仇家恨。”的父親臨終囑托。

    想起罹難的雙親和黃家慘死的二十余口,痛不欲生。決定回鄉為父親丁憂守制。

    由秘書邊之名攥寫的乞歸為慘死遼東建奴鐵蹄下父母墳前盡孝三年的奏疏催人淚下,圣天子感佩其孝沒有奪情,恩準黃勝回遼東丁憂。

    家主黃勝丁憂守制,按理說家生子黃明理、黃明道當然也要如此,因為他們也是官員,父母跟老爺一起罹難。

    只是大明的制度武官、文官大不相同,武將丁憂不解除官職,而是給假一百日,大祥、小祥、卒哭等忌日另給假日。木香花無彈窗

    黃勝略施小計就可以理論上混到了二十七個月的自由支配時間,丁憂明為三年,實際是二十七個月還不算閏月。

    黃家在海島上,朝廷的大人無從得知黃勝是否真的在父母墳前結廬而居,況且到了明朝末年,所有的制度都形同虛設,除非政敵故意使絆子,沒有人管這些破事。

    黃勝這一世父母的尸體不知所蹤,在黃家灣島雙頂山埋葬的不過是黃明理帶在身邊的區區幾件老爺的遺物而已。

    大才子的舉動每每讓人目不暇接,他正是名利雙收之時卻急流勇退了,要淡出官場近三年。

    許多老百姓贊嘆黃勝孝行感天動地,居然主動放下功名利祿為父母盡孝,黃大人的光輝形象在他們心中又拔高了不少。

    也有許多人搖頭不已,打鐵需趁熱,新朝新氣象,不乘機上位過了三年黃花菜都涼了。

    最是大惑不解的就是大舅子張之極,他雖然沒有襲爵也已經有了實權,會同崇禎皇帝委派的兩個中官協掌神機營,是絕對的皇帝心腹之人。

    這就是張之極早早的跟還是信王的朱由檢相處的好處體現了,崇禎皇帝很信任他,認為張之極不但忠誠、勇敢而且知兵會打仗。

    張之極意氣風發想著有機會帶著家丁和神機營跟妹夫再建功勛,誰知黃勝準備淡出官場,去海島上成為閑云野鶴。

    英國公一家子都氣得不起,一起來黃府興師問罪。楚兒也不知道夫君是何用意,也郁悶著呢。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