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百二十四章 打賭

作者:云霓字數:2484更新時間:2019-11-20 13:36:50
    順陽郡王看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成王,成王眉頭緊鎖仿佛是在思量徐大小姐方才說的那些話。

    老婦人咯咯地笑了兩聲:“對,只要找了借口,你們就可以對我們不理不睬了,我早就想到大周宗室就是這般模樣,要不是到了這個境地我寧愿自己想方設法解救,也不會說出慧凈的身世。”

    說完這些,老婦人仿佛悲傷起來:“安王爺,您泉下有知,看看這些人您為了大周死守城門,最終卻被人陷害,連自己最后的骨血也保不住。”

    老婦人的哽咽聲回蕩在大牢之中,讓人不免想起安王一家的慘狀,仿佛慧凈做的那些事都不再十惡不赦。

    畢竟一切都有緣由。

    “安王爺為何死守城門?”

    老婦人聽到那少女的聲音,她抬起頭:“自然是為了城中的百姓,你在京中錦衣玉食,根本不知曉邊疆的苦痛,也沒見識過那樣的場面,那些異族殺進城之后做的事你想都想不到,人在城中,聽著外面廝殺的聲音,整個城池都被團團圍住,無處躲藏。在中原行鏢的日子

    有將士提議護著安王爺殺出去,可這樣一來就等于將滿城的百姓拱手送給敵軍。”

    老婦人嘴唇顫抖著,死死地盯著徐清歡,仿佛徐清歡是手握利器的敵軍,步步緊逼等著要取他們的性命。

    老婦人聲音沙啞:“安王爺不想拋下那么多百姓,王爺說,他來到松潘衛就是要帶著百姓抗擊外敵,百姓那般支持他,捐糧捐物,城中的壯年全都進入軍營,在關鍵時刻他不能棄他們而逃,就算明知是死路一條,他也要與所有百姓死在一處。

    安王爺去了多年,如今的松潘衛百姓對安王爺仍舊念念不忘。”她不信,有安王爺為國為民的功勛在,他們還能隨便懲戒慧凈。

    老婦人環顧一周:“安王爺在看著你們,王爺一定在看著之前有敵軍攻城,如今有皇親國戚這樣步步緊逼,就是要讓安王爺斷絕了血脈傳承。”縱橫天游作品目錄

    徐清歡頷首:“你說的對,安王爺大義,為了百姓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如果安王爺在此,面對慧凈的惡行,你說安王爺會怎么做?安王爺當年為了百姓將全家的性命都能舍棄,若是今時今日王爺在場,想必也會有一樣的抉擇。”

    黑暗中牢房里的慧凈抬起了眼睛。

    老婦人緊緊地咬著牙。

    徐清歡接著問道:“王妃呢?”

    老婦人半晌才張開嘴:“王妃自然也是女中豪杰,安王爺都準備戰死,她也不肯獨活。”

    “那你是怎么活下來的?”徐清歡道,“主子都準備一死,你卻能安然無恙。”

    老婦人嘲諷地看著徐清歡:“我能活下來,恰恰證明我的不同,王妃知曉我懷了身孕,想方設法保住我的性命,敵軍攻城之后,我混在百姓中,他們為我遮掩行蹤,我也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才茍且偷生。”末世之魔卡時代

    徐清歡接著道:“即便是這樣,吐蕃人若是再多停留些日子,你們也會被找到,最終還是先皇收回了松潘衛,你才能存活,那時候你怎么不回到大周,讓安王的血脈能得到應有的地位,而是選擇留在西北這么危險的地方,將孩子托付給寺廟,讓他成為一個僧人,你不是想要安王爺的血脈能傳承嗎?這樣的舉動可是與你的思量相悖。”

    老婦人攥起了手,表情更加的猙獰:“因為安王爺就是被人所害,我若是貿然回來,很有可能保不住這孩子的性命,在西北最安全的就是寺院。

    進了寺院之后,無論是吐蕃人還是周人都會恭敬佛陀,那是最好的藏身地,上天不負有心人,讓我將世子爺養大成人,之后我告訴了世子爺身份,世子爺這才下定決心要為安王爺伸冤。”僵尸玩轉無限恐怖

    徐清歡輕輕搖了搖頭。

    老婦人的瞳仁緊縮,她屏住呼吸,等待著不遠處的少女開口,無論少女說出什么話,她都能駁斥回去。

    “你經常去看慧凈嗎?”

    沒想到少女忽然問出這么個不相關的問題。

    老婦人不禁一怔,片刻之后她反應過來:“我自然去看。”

    徐清歡接著道:“那你會帶些什么去看他?”

    老婦人這次沒有遲疑:“帶些吃的用的,我在西北日子過的艱難,只要有所積攢都會送給他。”

    徐清歡轉頭看向關押慧凈的方向。

    “這么說,他還真的有些可憐之處,”徐清歡道,“你在西北多年,應該見過許多人家將子弟送去寺院吧?那你一定清楚,金錢供養寺廟,為寺廟做工,都會讓自家子弟榮光,這與大周許多寺廟不太一樣,在烏斯藏寺廟不是他們避難之所,是虔誠朝圣之地。異血修仙傳最新章節

    僧人修行并非為了享樂,你送吃食與他又有何用?他需要什么你難道都不知曉?母親總是能為兒女想得更加周全,你著實不太像個母親。”

    “我就是他母親,”老婦人激動起來,“我每年都會去寺廟里看他,你們可以去查問,我我還有證據。”

    這次順陽郡王先問道:“什么證據?”

    “我有安王妃的私印,這是王妃給我的憑證,我怕會有閃失將這印章藏在了房梁之上,你們可以去取來比對。”

    成王終于抬起頭,他看了老婦人一眼吩咐身邊人:“去將東西找來。”

    這件東西無疑至關重要。

    徐清歡道:“王妃將私印交給你,可曾留下文書?”

    老婦人的心一沉:“原本有我躲藏的地方被燒,文書被毀了所以我一直沒有將私印拿出來。”

    老婦人說完話,只見不遠處的少女嘴唇一勾露出了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那笑容讓老婦人看著心驚。

    沈老爺一直站在那里仔細地聽著徐大小姐審問那老婦人,他聽說安義侯府大小姐擅長斷案,卻沒想到她會這樣膽大,連這樣的案子也敢沾手,而且她所言句句讓人無從反駁。

    安王爺在世,也不會要慧凈這樣的子嗣。

    一直讓沈老爺輾轉難眠的難題,仿佛也得到了解答。

    徐清歡不再與老婦人說話,轉身走向了慧凈的牢房。

    慧凈盤膝坐在那里,仿佛已經入定。

    “我們打個賭如何?”

    聽到徐清歡的聲音,慧凈睜開了眼睛。

    “無論輸贏,你都會知曉你的身世。”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