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三月初三

作者:一汀煙雨字數:3759更新時間:2019-11-20 13:33:42
    凌首輔的女婿陳靖淮曾被歌伎包養一事很快傳遍了整個京中。

    雖然礙于凌燮的威勢,沒有人敢當面說什么,可在背后悄悄議論鄙薄卻是少不了的。

    凌燮對于陳靖淮隱瞞了這段過往感到憤怒之余,果然如傅云深所料,將懷疑的視線投向了安王府。

    裴德音出身皇家,本就是在這種朝堂傾軋、權謀爭斗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知曉其中的利害關系,于是在最快的時間內安排了秦桑與將軍府認親。

    秦桑原還覺得,她沒有什么信物能夠證明身份,被將軍府承認的希望不大。

    卻未曾想到,尉遲珵一見到她,鐵骨錚錚的漢子立時就泣不成聲。

    原因無他,秦桑與她的母親,也就是尉遲珵的原配發妻,年輕時的模樣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說她們不是母女都沒人信。絕品丹帝作品目錄

    秦桑認祖歸宗后,更名為已經記錄在族譜上的名字尉遲柔。

    為了做樣子,將軍府還先將她秘密送出城外,又大張旗鼓的宣稱是從別莊接回來的,這十幾年流落在外的經歷全當沒發生過。

    秦桑,也就是尉遲柔,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大家子有真心有假意的家人,又忙著學習京中貴女的禮儀規矩,一時間倒是沒有心思為陳靖淮那個渣渣傷心了。

    在尉遲柔忙著認祖歸宗的這段時間里,周靜容在傅云深和葉西揚這兩個曾經的“京中五小霸”成員之二的帶領下,把京中好吃的好玩的地方都摸了個遍。

    她這才發現,她的漫畫竟然已經傳到了京中,好多茶樓都在講鮫人傳說,甚至還有臨摹畫稿,就連漫畫中主角們款式新穎的衣裳都被做了出來,在京中風靡。仙否最新章節

    周靜容暗恨這個沒有著作權的時代,讓她損失了多少白花花的銀子啊!

    看著周靜容肉疼的模樣,傅云深偷笑,建議道:“不若,把漆吳居和在水一方搬到京中來吧?”

    周靜容立時明白了他的用意,問道:“我們以后就在這里生活了?”

    傅云深點了點頭。

    周靜容從來都不懷疑傅云深的實力,他定能金榜題名。而且她也看出來了,傅云深和葉西揚根本就是一條船上的,他們所謀不在小事。所以就算沒有會試,傅家的卷土重來也勢不可擋。

    反正到時候傅家都會搬過來,尉遲柔和裴德音這兩個好友也都在這里,她也不會寂寞。

    周靜容同意道:“那現在就找店面吧,提前裝修招工,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艾澤拉斯冒險指南

    傅云深笑了笑:“我有店面,你隨意挑選就是。”

    周靜容雖然知道傅云深財大氣粗,但還是免不了驚訝,怎么到處都有他的產業?

    “傅云深,你到底有多少錢啊?”

    這個問題還真把傅云深給難住了,他沒仔細算過呢。

    周靜容看著傅云深認真思索計算的模樣,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摟著他的脖子真誠的說:“傅云深,你若是考中做了官,一定會是一個好官。”

    傅云深虛心求教:“何以見得?”

    周靜容理所當然的說:“因為你有錢啊,就不會貪墨啦!”

    傅云深被周靜容的神邏輯惹得無奈的輕笑起來。

    *無止境最新章節

    三月初三,上巳節。

    上巳節是京中盛會,屆時,無論男女老少,無論世家大族,無論普通百姓,沒有身份之分,大家都會相約出游踏青,可謂傾城而動。

    而今年的上巳節比往年還要熱鬧,因為三年一度的會試定在三月中旬,上京趕考的學子大都已經抵京,人數比以往多了不少,還都是青年才俊,少不得又要譜出一段段傳奇佳話。

    上巳節這天早上,傅云深親自為周靜容挑選了衣裳,從里到外一件不落。

    只因時值冰雪初融,天氣還冷著,傅云深生怕周靜容像其他愛美的小姑娘那樣,為了展示輕盈柔美的體態,急急的換上輕薄的裙衫,再凍出病來。

    周靜容本就畏寒,就算沒有傅云深的監督,她也不會為了風度不要溫度。異界大召喚系統無彈窗

    不過,傅云深實在擔心過了頭,給周靜容裹得過于厚重,在一群打扮的如春花初綻的姑娘們中間,她像個球一樣的形象格外引人注目。

    周靜容有點后悔,她雖然怕冷,可是她也愛美啊!

    傅云深卻覺得她這圓滾滾的模樣喜慶又可愛,勾的他眼睛黏在她身上都拿不下來了。

    周靜容無奈,好吧,傅云深看她總是自帶濾鏡的。罷了罷了,他覺得好看不就行了。

    傅云深心情愉悅的帶著周靜容出門游玩,打算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結果剛出門就碰上了程斐。

    程斐因對周靜容有救命之恩,傅云深安排他入住天香樓最好的房間,讓他有一個好的學習環境,并且所有費用全免。權霸三國無彈窗

    程斐之前一直悶在屋子里養傷,并埋頭苦讀,倒是沒怎么露面,不想今日卻是撞見了。

    程斐一點都沒有擾人的自覺,不見外的湊上前來:“傅兄和嫂夫人也是去踏青吧,我也是,不如咱們一起吧。”

    傅云深不好拒絕,卻暗戳戳的想著待會兒找個借口甩掉他。

    可沒想到,他還沒甩掉程斐,半路又遇見了葉西揚。

    葉西揚不耐煩被自家爹娘嘮叨,見到傅云深一行人如同見到了救星,撂下句“訪友”就一溜煙的跑沒了影。

    再走幾步又遇到了裴德音,裴德音看見葉西揚,自然也是跟過來,惹得安王在背后不停的嘆氣。

    于是,傅云深暢想的二人世界一下子變成了五個人帶著一眾仆人結伴同行。金身魔尊作品目錄

    電燈泡的隊伍越來越大,他的一口老血就那么哽在了喉間。

    京中繁盛,郊游踏青的去處有很多,不過大家最喜歡的還是春江湖。春江湖環山,景色優美,岸邊有大片茵茵草地,很適合踏青游玩。

    傅云深一行人來到春江湖的時候,這里已經聚集了很多人。

    湖水剛剛解凍,水中還帶著碎冰碴,卻有人不顧冰寒,蹲在水邊洗手,寓意洗凈冬日污·穢。

    也有人緩步而行,四處欣賞風景,有人席地而坐,煮茶論詩,到處一片歡聲笑語。

    周靜容被眼前熱鬧的景象感染,深呼吸了一口氣,感嘆道:“好清新的空氣啊!”

    她四處看了看,發現湖上有一座長長的拱橋,弧度十分優美,過了橋還有一處亭子,里面聚集了很多人。北國雄獅之遼朝拾遺作品目錄

    她好奇道:“對面是什么地方?”

    傅云深解釋道:“對面是湖心亭,正在進行曲水流觴宴。”

    湖心亭依山傍水,還有回環彎曲的水渠,專為曲水流觴而建。

    那里早就被世家貴族的子弟占領了,還吸引了很多文人學子。有人是真心玩樂,也有人則是想借此機會出風頭。

    畢竟今日在場的都是貴族,甚至還有皇家子弟,難免有人想要表現才學,以期得入貴人青眼。

    不過平常百姓對這種地方就無感了,都是文人雅士的東西,他們也玩不明白,還不如一家人一起吃吃東西說說笑話。

    是以兩不相爭,氣氛和樂。

    周靜容對沒見過的東西都很好奇,遂感興趣道:“我們也去看看吧。”寵魅最新章節

    眾人無可無不可,自是都依著她。

    拱橋很長,人也很多,周靜容還在橋中央耽誤了會兒功夫,因為她發現站在高處看風景果然一覽無余,十分盡興。

    她正覺心情舒暢,耳邊忽然響起一陣婉轉的歌聲,洋洋盈耳,聲動梁塵。

    周靜容對這個聲音太熟悉了,那是尉遲柔的歌聲,她聞聲看過去,一眼就捕捉到了好友的身影。

    尉遲柔今日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裙,梳著流蘇髻,青絲披肩,容顏國色天姿,出塵脫俗,宛如姑射神人。

    周靜容不免有些惆悵,好友就在對面卻不能相認,因為要保密她的身份。

    她沉浸在這種淡淡的憂愁之中,沒注意到身邊的幾個人突然面色大變。殺人鬼之夜作品目錄

    裴德音更是低呼一聲:“糟了,有人要害尉遲柔!”

    “什么?”

    周靜容大驚,心中一緊,腦中閃過各種驚悚的想法,誰要害她,怎么害她,是暗殺還是下毒?

    周靜容抬腿就往湖心亭的方向跑,卻被傅云深拽住了:“容容,你現在過去也來不及了。”

    周靜容又驚又怒:“你說什么呢?她是我的摯友,我不能見死不救!”

    傅云深微怔,隨即哭笑不得道:“容容,你誤會了,沒有人要害她的性命。”

    周靜容更懵了,看向裴德音:“公主不是說有人要害她?”

    裴德音嘆了口氣,解釋道:“我說的害,不是謀害性命,是陷害名聲。”

    所謂曲水流觴之宴,眾人分列水渠而坐,酒杯隨水逐流,停在誰的面前,誰就要對詩或展示才藝。

    身為世家大族的貴女,展示才藝也是很有說道的,或吟詩作賦,或彈琴奏樂,沒有人會獻歌舞。

    因為歌舞雖也風雅,卻為娛人之事,尉遲柔今日之舉,可謂自降身份,令人嘲笑,名聲自然受損。

    這也是為什么當日,裴德音想要羞辱秦桑,所以讓她當眾唱歌。

    而裴德音之所以說有人要害她,是因為她回到將軍府接受教導,應當知曉這些事,但是顯然她并不知道,所以必定是有人從中作梗,故意害她當眾出丑!

    周靜容十分無語,就因為當眾唱歌,名聲就能毀了?什么糟粕的思想!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