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3章 賬本

作者:阿福兒字數:2716更新時間:2019-09-24 12:58:49
    馮惜影醒來已經是第三天的清晨了。

    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看著頭頂的幔帳發了一會兒呆才總算緩過神來。

    扭頭一看,青禾正趴在床沿邊睡著,青蓮則靠在桌上打盹。

    馮惜影抬手想要坐起來,感覺全身酸痛得不行,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青蓮聽到聲音馬上驚醒,過來問道:“小姐,你醒了?”

    青禾聽得動靜也忙坐起來,卻因為歪坐太久一下子撲倒在床邊。

    “小心些。”馮惜影笑著道。

    青禾看著馮惜影眼淚就掉下來:“小姐,你醒了就好了,可擔心死我們了。”

    “你這愛哭鬼,我不是好好的嗎?要笑。”馮惜影艱難抬起手捏了一下青禾的臉。萬欲妙體最新章節

    青禾抹了把眼淚點點頭,總算扯出一張笑臉。

    青蓮紅著眼眶道:“小姐累壞了,我去給你熬點粥。”

    馮惜影點點頭,“記得搞點肉,我現在就想吃肉。”

    “那可不行,小姐才剛醒,不能吃這么油膩的東西。”青禾道。

    馮惜影聽了只是笑笑,“都聽你的。”

    馮惜影知道,這兩個丫頭怕是為自己操了不少心,心里很是溫暖。

    喝完粥后馮晨寧又來關心問候了一番才去處理政務。

    馮惜影感覺能穿越遇到這些人也是自己的福氣。

    將養了一段時間后,馮惜影登了雍王府的門。

    思來想去雍王對自己兩次施以援手,且都是救命的大恩,馮惜影覺得自己也沒什么好報答的,便拎了春風十里的賬本來了。盜墓奇聞錄最新章節

    這次雍王出現得很快,看到馮惜影安然無恙,腳步才放慢些,搖著扇子道:“馮小姐這是大好了?”

    馮惜影也不跟他抬杠,笑道:“小女子謝謝王爺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只能以此作為答謝。”

    說完從青蓮手中接過賬本遞給了雍王。

    雍王睨了一眼,道:“這么大方?全都給本王了?”

    馮惜影道:“王爺若不嫌棄只管收下,除了先前欠的三萬兩,后續春風十里所有的賬,王爺可以得五成。”

    雍王聽了覺得好笑,搖著扇子繞著馮惜影轉圈:“馮小姐這是鐵公雞拔毛了?”

    馮惜影聽了拳頭用力握緊,這雍王真的很欠揍。

    但畢竟是救命之恩,只能認。抗戰之小軍醫無彈窗

    “王爺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小小心意,還請笑納。”馮惜影行禮回道。

    “既然是大恩大德,五成少了吧。”雍王戲謔道。

    馮惜影早做好了心里準備,知道他肯定不會這么好說話,故而抬頭笑看著雍王,“那王爺覺得幾成合適?”

    “十成!”雍王站到馮惜影面前毫不客氣開口。

    “十···十成?”馮惜影說話都有點艱難,如此一來,自己連打工的都不算,只是個白干活的?

    “馮小姐舍不得了?”雍王看著她滿臉不高興。

    馮惜影心里嘩啦啦往外淌血,“王爺,你看是不是給我留點?”

    “你要錢找丞相不就好了?留來干什么?”雍王轉身回主位上坐下。穿越之從非人哉開始最新章節

    “王爺應該還記得先前和我爹開的條件吧?若我真的嫁入王府,也不能坐吃山空吧?”馮惜影討好地說。

    雍王想了一想,好像之前說是馮惜影嫁入王府前五年生活費要自理。

    “這樣吧,三萬兩還清之前全部收入歸本王,后續的盈利,本王分你一成。”雍王儼然一副主人模樣,好像春風十里就是他的一樣。

    “王爺,一成是不是有點摳門了?”馮惜影勉強保持笑容笑道。

    “摳門嗎?馮小姐最開始好像也是分了本王一成,本王覺得已經很大方了。”雍王笑瞇瞇說道。

    馮惜影真是悔不當初,想了想雍王救了自己的命,而且也還是留了點的,聊勝于無,后續自己再想其他門路賺錢吧。小小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如此便謝謝王爺了,沒其他事情,我先告辭了。”馮惜影忍著嘔血的心回道,這么大一筆錢,馮惜影真的很難一下子調整過來。

    雍王看著馮惜影比苦瓜還苦的臉,站起來走到她身邊悄聲說:“或者還有其他辦法可以報恩。”

    馮惜影一聽來了精神,欣喜地扭頭看雍王,“是什么?”

    雍王沒想著一下子兩人突然湊這么近,臉有點紅,不自然地扭開頭小聲說:“以身相許。”

    馮惜影臉一下紅了個透,雙手交叉抱著胸口跳開:“流氓!”

    拾得脖子伸得老長,耳朵都快擴成收音器才勉強聽到,低頭笑得肩膀抽搐。

    青禾和青蓮沒有聽到,看拾得笑,都好奇道:“小姐,雍王說的是什么法子?”神算凰妃,帝少慢點追最新章節

    馮惜影掃了她們一眼,又扭頭等著雍王,“士可殺,不可辱,王爺死了這條心吧。”

    說完都沒有行禮匆匆就跑了出去。

    雍王想到剛才馮惜影的臉近在咫尺,那欣喜的眼神直直地看著自己,心跳又是一陣加速,看著馮惜影遠去的背影笑了出來。

    拾得一聽也忍不住笑出聲,雍王輕飄飄道:“膽子很大,都學會偷聽了?”

    拾得馬上憋住,“王爺在說什么,屬下不懂。”

    雍王頭都沒回,哼道:“最好真的不懂。”

    馮惜影出了雍王府就看到南宮珺在門外等著。

    見馮惜影出來忙走上前去,可馮惜影此時還在氣惱雍王,根本沒有仔細看,直接略過南宮珺就往前去。

    南宮珺心里一陣辛酸,追了兩步上去拉住馮惜影,喚道:“小影。”

    馮惜影突然被拽住嚇了一跳,一看是南宮珺道:“這么巧,世子也來找雍王?”

    南宮珺看著她心疼道:“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何事?”馮惜影疑惑的指著自己的鼻子問。

    “我聽說你前幾天被綁架了,本想到府上探望,可在在門口被人攔著進不去,今天聽說你出門了,特意來尋你。”南宮珺說起來有些氣惱。

    攔住他的人很明顯不是丞相府的家丁,一想就知道是雍王的杰作。

    到底的一片好心,馮惜影笑道:“謝謝世子關心,不過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可知道綁你的是什么人?”南宮珺問。

    “不過是一幫流匪,都被解決了,也沒什么身份。”馮惜影撒了謊,那天雍王和赫連容柯的對話一聽就知道有故事。

    不過雍王既然都放人了,想來也是不愿意再節外生枝,自己就當什么都不知道吧。

    南宮珺若有所思,但也沒再問什么,只道:“人沒事就好。”

    “世子,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謝謝你的關心。”馮惜影一禮便匆匆離開了。

    南宮珺盯著她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了,又扭頭看了看雍王府才離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4连肖多少倍